IS的阴险策略,中国岂能上当?

来源:新浪专栏
时间:2015-11-23 15:22:48
字号
微信

 

被认为是巴黎恐袭主谋的阿巴乌德是摩洛哥裔比利时人被认为是巴黎恐袭主谋的阿巴乌德是摩洛哥裔比利时人

  文/关哲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一位中国人遭IS极端组织绑架并杀害。这是IS第一次公开将枪口对准中国公民,第一次直接挑战中国政府。

  国内舆论哗然。也许是闻到了江湖硝烟,一些人立刻拿出键盘侠看家本领,一通豪言壮语,曰启程西征,曰投身决战,曰联盟西方或携手俄国……

  政府还是清醒和冷静的,继习主席的坚定表态之后,外交部发言人再次强调,中国一贯主张打击恐怖主义应该标本兼治,应该充分发挥联合国的协调作用,不应该持双重标准,不应该将恐怖主义与特定宗教与民族挂钩。

  这当然不合伪侠客们的胃口,于是“怯懦”、“低能”、“无力保护本国公民”等等论调应声而起。无论是亲西方还是反西方,各阵营都有热血战士们登高遥望叙利亚,好像非要干点什么。

  有必要奉劝这些舆论闹将,一事当前,如果连基本的形势还没有看清就跟着起哄,不是过于天真,就是心存故意,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前需要做的,是分析形势,根据IS问世以来的所作所为判明其行为本质和特性,做到知彼知己。

  一、知彼篇:IS的进攻策略是什么?

  一个诞生刚满一年的极端势力,凭着滥杀无辜的“战绩”,就成了国际社会的主角之一,它是怎么做到的?

  土耳其G20峰会之前二十天,IS在安卡拉火车站制造爆炸案,造成两百多土耳其人的死伤。巴黎气候峰会之前半个月,IS在巴黎七处场所实施屠杀,造成一百多法国人死亡。它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但它却追赶各个国际会议,迫使全球峰会不得不讨论它的问题;它也不属于任何一个联盟,但它挑战各个大国,强使自己成为国际社会公敌。

  刚刚过去的一周,几乎就成了“世界公敌周”。先是就1113巴黎恐袭一事,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法国已经与IS“处于战争状态”;两天之后,就俄罗斯客机爆炸一事,俄罗斯总统普京向IS放出狠话:“我们对这次袭击的追惩将不设期限,直到将他们全部绳之以法” 。又过了两天,就中国公民人质被害一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强烈谴责,并代表中国政府宣布: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公敌,中国坚决打击任何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暴恐犯罪活动。至此,加上一直冲在前线的美英,五大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空前一致地站在了同一个战壕里。

  而这个极为难得的局面,恰恰就是IS一手造成的。

  一般来说,两面作战就犯了兵家大忌,历史上因为这个错误而导致失败的战例不胜枚举,所以,像IS这样四面出击、八面树敌,看起来就像是疯子的自杀行为。然而,IS并非一群疯子,他们有着整套的理念,也有着长远的战略,不容小觑。回顾一下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恐怖袭击历史,会发现这种看起来非理性的“到处开花”暴恐模式,也并非没有背后的精心算计。

  以今年以来针对法国的恐袭为例,1月7日《查理周刊》报社屠杀案,袭击者兄弟俩都是法国人,出生于巴黎10区,父母是阿尔及利亚移民。次日打死警察的阿米蒂·库利巴利,法国人,生于巴黎郊区的奥尔日河畔于维西,父母是来自马里的穆斯林。6月26日杀死化工厂老板的亚辛·沙里,法国人,住在里昂市近郊。而11月13日的巴黎系列恐袭案,8人中已确定身份的5人全是法国人,而被认为是主谋的阿卜德勒·哈米德·阿巴乌德则是摩洛哥裔比利时人。

  近年发生在多个国家的恐怖袭击很多也都是类似情况,不是外国军队入侵,而是本国公民内爆。

  也就是说,这种四面出击不是传统战争那种兵分多路的大规模远征,而是通过策动目标国家的内部暴乱达成其打击目的。而之所以这种通过遥控即可实施的战略能够轻易得逞,甚至随时见效,是因为目标国家早已具备了发生内部暴乱的成熟条件,众所周知,就是长期存在于各国社会内部的族群矛盾和宗教隔阂。

  先有了这些深埋在适宜土壤中的仇恨和冲突的种子,外部遥控者只要提供足够的气候条件,恐怖袭击的恶之花就一朵朵地竞相开放了。而对IS这个恐怖主义大本营来说,这简直易如反掌,最复杂的操作不过就是派出去一两个现场指挥者,直接参与暴恐行动;而最简单的,在自己的营地里杀死某国人质,然后把视频放在网上。

  充分利用了目标国家现有的社会问题,借力打力,这就是IS敢于以小博大、到处出击、与所有大国和整个国际社会为敌的主要原因。

  更重要的是,这种策略还具有一种自我加强的“正反馈”效果:一次屠杀事件之后,民众中的族群矛盾和宗教隔阂进一步加深,仇恨情绪进一步滋长,对于外部策动者来说,这就意味着目标国家发生内乱的条件进一步成熟,“遥控战略”更加容易实施。而一旦实施了第二次、第三次,每一次都会再次产生“正反馈”自激震荡,社会严重撕裂,进入无法收拾的恶性循环。

  有理由认为,这正是IS的阴险策略,它已在西方国家中见效。一系列暴恐事件之后,所谓的多元文化社会已经濒于解体。

  二、知己篇:中国的应对策略是什么?

  现在问题已经浮出了水面:中国也是多民族国家,也是多元文化社会,已经发生在西方社会中的恶性循环会在中国重演吗?IS已经开始直接挑战中国,中国人民如何应对?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不肯正视的鸵鸟政策不是明智之举。习主席“中国坚决打击任何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暴恐犯罪活动”的强硬表态,不仅代表中国政府,也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对于挑战中国社会文明底线的暴恐犯罪活动,中国人民必须有所应对。

  首先当然是必胜的信心。与西方社会相比较,中国社会在挫败IS极端组织的进攻策略方面具有以下几大独特优势:

  第一、中国社会具有极强的民族融合文明历史。上下五千年的中国历史,同时就是一部民族融合史,今天所说的“中华民族”,其观念的诞生不过才一百多年,所包括的56个民族,由几百个不同民族逐渐融合而成。在这个漫长的融合史中,民族之间的战争也曾此起彼伏,从大的方面讲,北方的“胡乱”持续了两千多年,西部的“回乱”也有一千多年,南方的“苗乱”历史最长,若从黄帝战蚩尤算起,已有四千五百年。但最终都在伟大的“中华民族”融合过程中停息了,实现了世界罕见、近乎奇迹的大团结。这种举国上下趋向“定于一”的历史运动,是中国社会独有的一种文化力量。

  第二、中国社会具有极强的中庸之道文化传统。历史上虽然也有宗教教义之争,有时甚至发生激烈冲突,但主流仍然是中庸之道,与所有极端的思想观念都保持距离,从不轻易接受。在这方面,儒道释三大教派都有贡献,儒家讲“恕道”,道家讲“无争”,佛家讲“觉悟”,都是偏执和迷信的对立面,从根本上清除了意识误区,致使任何神神鬼鬼的教义都难以在中华大地上广泛流行。

  第三、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了极强的发展主义共识。“发展是硬道理”,各种问题都要在改革和发展中逐步解决,已成为全体国民的信条。这一点也是非常独特的。横向比较,很多国家不仅在政治观念上四分五裂,在发展还是不发展、改革还是不改革的意见上也严重冲突,国家没有前进目标,人民没有共同梦想,所以才有各种原教旨主义泛滥,包括把人类社会拉回到一千年前这种极端的反历史、反发展的意识形态。

  综合上述几点,可以认为,中国人民是有自信心和抵抗力的,IS的阴险策略在中国社会不会得逞。从根本上讲,恐怖主义的本质就是反发展主义、反多元文化、反文明进步,而中国社会强大的发展主义共识、深厚的多元文化传统和悠久的文明进步历史,都是抗拒恐怖主义的铜墙铁壁。

  2009年3月,中国武警保护中石油投建的伊拉克艾哈代布油田

  中国政府呼吁,不应该将恐怖主义与特定宗教与民族挂钩,环顾世界各国,能够真正做到这一点的并不多。在那些其“主流社会”本身就与某特定宗教和特定民族挂钩的国家,做到真正“脱钩”谈何容易?

  认清了中国的优势所在,下面就是从容制定各种应对措施、实行具体反恐策略的问题了。历史已经证明,在保卫国家、捍卫社会方面,中国政府和人民一向十分强大,不会让任何敌人得逞。

  至于“中国政府无力保护本国公民”之论,在此告诫诸位大嘴:首先,可以确信中国人民在常识理性方面足够强,不会出现大批公民投奔IS的极端情况,最好断了幸灾乐祸的念想;再者,只要是行为正常的守法公民,一旦遇到危险情况,中国政府将会如何处理,请自己去了解一下近年来中国政府在海外撤侨、国内救灾方面有目共睹的所作所为。

  总之,IS不过就是一个民间恐怖主义组织,再强大也无力抵抗现代国家的执法铁拳。最重要的是,不要中了它遥控内乱的阴险圈套。今天发表在FT中文网上一篇题为《中国应参与打击ISIS吗?》说得不错,“中国在中东的反恐问题上,最明智的还是在口头上支持、在精神上鼓励、在行动上保持淡定。”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中国人两千五百年前就懂这个道理。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328737101@qq.com) 欢迎转载云南新闻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云南新闻网:http://www.newsyn.com/